<samp id="y2sc2"><acronym id="y2sc2"></acronym></samp>
<acronym id="y2sc2"><small id="y2sc2"></small></acronym>
<acronym id="y2sc2"></acronym>
<acronym id="y2sc2"></acronym>
協同辦公
北地學者
信息門戶
學校郵箱
數字圖書
校長信箱
北地學工
VPN
快速導航

北地新聞

我校舉行陳光遠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活動
發布: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 2020-12-12 閱讀:8854


座談會會場

王果勝副校長講話

魯安懷教授介紹陳光遠先生生平

新書《成因礦物學:原理·方法·應用》揭幕

研討會會場

今年是著名礦物學家和地質教育家、我國現代礦物學奠基人之一、我國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的開拓者陳光遠先生百年誕辰。12月11日,我校隆重舉行紀念陳光遠先生誕辰100周年座談會暨礦物學學術研討會。

中國科學院院士趙鵬大、葉大年、翟裕生、莫宣學、翟明國,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資源研究所所長陳仁義研究員,我校副校長王果勝、校長助理趙志丹,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院長張立飛,南京大學地球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王汝成,陳光遠先生家屬、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冠等出席座談會。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合肥工業大學、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中國地質博物館、中國黃金協會等20余家單位的代表,學校相關部門和學院負責人,以及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師生代表共120人參加座談會。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黨委書記承金主持座談會。

王果勝副校長代表全校師生向嘉賓的到來表示歡迎。他說,陳光遠先生所走過的地質人生的光輝歷程,始終煥發出習近平總書記講的科學家精神,就是胸懷祖國、服務人民的愛國精神,勇攀高峰、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追求真理、嚴謹治學的求實精神,淡泊名利、潛心研究的奉獻精神,集智攻關、團結協作的協同精神,甘為人梯、獎掖后學的育人精神。他把自己的一生與國家的命運和發展緊密聯系在一起,雖歷經挫折和困難,但初衷不改、鍥而不舍、百折不撓,勤勉工作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畢生追求真理,對黨無限忠誠,生命不息、探索不止,為后人樹立起了一座不朽的豐碑。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學校按照第十一次黨代會精神,積極推動“落地行動”,正處于謀劃“十四五”發展、加快“雙一流”建設的關鍵時期。王果勝號召全校師生學習陳光遠先生熾熱的愛國情懷、強烈的報國熱忱、卓越的學術追求、寬廣的國際視野和崇高的師德風范,繼承和發揚“艱苦樸素、求真務實”的優良傳統,以更加奮發有為的精神狀態,全力推進學校改革發展,為建設地球科學領域世界一流大學,實現中華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

座談會上,國際礦物學協會第一副主席、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教授魯安懷介紹了陳光遠先生生平,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教授李勝榮介紹了成因礦物學主要進展,翟明國院士為新書《成因礦物學:原理·方法·應用》揭幕。葉大年院士、翟裕生院士、莫宣學院士、王汝成教授,以及地球科學與資源學院教授羅照華、博士研究生袁茂文等作了熱情洋溢的發言,表達了對陳光遠先生的敬仰和懷念。

當天下午,礦物學學術研討會舉行。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梁曉亮研究員,北京大學魯安懷、劉娟教授,南京大學蔡元峰教授,我校董海良、李勝榮、施光海、李小偉教授等作學術報告,內容涵蓋礦物與微生物共演化、大數據時代的成因礦物學、礦物非經典光合作用、淺成熱液銅金礦床成因機制、緬甸翡翠礦床的礦物及成因、亞鐵離子驅動水鐵礦晶相轉化的分子機制、黏土礦物對稀土元素的富集和分異-對離子吸附型稀土礦床形成機制的認識、酸性侵入巖的晶體群對高 Sr/Y 熔體成因的制約等方面。


 相關鏈接:

陳光遠先生是我國現代礦物學奠基人之一、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的開拓者。他長期從事結晶學、礦物學的教學與科研工作,致力于引進、推廣、發展和建立成因礦物學的理論體系及地質生產領域的應用,在找礦突破和危機礦山治理方面均做出了突出貢獻。先后在西南聯合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地質大學(北京)任教,培養了大量的礦物學人才。

陳光遠教授自幼熱愛現代科學,學習成績一貫優秀,多次獲獎。他刻苦學習的精神,給中學時代的同學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曾經把英文字典從頭背到尾,又從尾背到頭,并加上了他的許多注解,這本記錄了他刻苦學習的字典還珍藏在他的老同學陳鑫教授的手中。

在他的青少年時代,中華大地遍地興起的抗日救亡運動,更激發了他的愛國熱情,堅定了他振興中華的志向。他千里求學,于1939 年考入西南聯合大學。在求學期間,學生運動風起云涌,他曾參加黨的外圍組織“群社”,他是為聞一多先生抬棺游行的學生之一。

1946 年經全國統考他被錄取為公費留學生,但當時他是孫云鑄教授身邊唯一的古生物學助教。出于工作需要,他主動推遲兩年出國學習,待全套標本從昆明運抵北大地質系,教學有人接手后,才于1948年赴瑞典烏普薩拉大學攻讀地質學與礦物學。在他出國學習期間,正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當時中瑞沒有建交,他就在地質考察工作居住的帳蓬上懸掛起自制的五星紅旗,表明了他鮮明的愛國立場。畢業后,為發展新中國的地質事業,他謝絕了導師的挽留,拒絕了臺灣當局對他的邀請,以滿腔愛國熱情于1951年返回祖國,并將他在北歐省下的生活費,搜集購買地質標本及圖書共12大箱,運送回國,并全部捐贈予博物館與圖書館,供教學科研使用,有的標本和資料至今還在發揮作用。

陳光遠教授一貫注重理論聯系實際,敢于針對深埋資源和極難勘測的礦山、資源危機的礦山以及存在多種爭議的礦山開展研究。他曾不顧高齡在礦山沿斜井上下1600個臺階,深入礦井底層觀察地質礦化現象。他具有敏銳的觀察能力和綜合分析能力,善于聯系實際,從地質礦物現象中提取成因找礦信息。在地質觀察時,善于以成因礦物學為綱,把礦物學現象與地層、巖石、構造和礦化有機地結合起來。

陳光遠教授十分重視教書育人、言傳身教。他對青年教師和學生嚴格要求,但又親切關懷,熱情幫助。他關心支持其他學科的發展,常說一花獨放不是春。他對許多學科方向的優秀中青年教師與科學工作者,敢于實事求是,不計個人恩怨得失,力排眾議,大力推薦,深受大家愛戴。他有深厚的古文功底與文學修養,精通英語,又能涉獵多種外語科技文獻,加之勤奮努力,使他以知識面廣為人稱道。

在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學科領域內,陳光遠教授總是不斷地以一個目標為起點去追逐另一個更高層次的目標。他在無數的實踐中,不斷發展科學思維和認識,使我國成因礦物學躋身于世界前列。他常說,任何人不論年齡大小、職位高低,在大自然無窮的奧秘與復雜的生產實踐面前,永遠都是小學生,就像在海灘上尋找蚌殼的孩子一樣。他雖歷經挫折和困難,但對科學的熱愛不改初衷,百折不撓,鍥而不舍。他一生工作十分勤奮努力,進入高齡仍不計節假日與寒暑,天天到辦公室上班,伏案工作。重病住院后,在病床上還在工作,在醫院病床床頭排滿了書籍和資料。在他病重住院彌留之際,去世的前兩天,還打電話要同事到病床前討論工作,關心著中加合作項目進展。陳光遠教授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玩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