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y2sc2"><acronym id="y2sc2"></acronym></samp>
<acronym id="y2sc2"><small id="y2sc2"></small></acronym>
<acronym id="y2sc2"></acronym>
<acronym id="y2sc2"></acronym>

2020年第24期

供稿: 地學院
創意: 黨委宣傳部、北地印象工作室
文字:李小偉、周子淇
圖片:地學院
設計:朱青峰
編審:黨委宣傳部

北地印象

中國現代礦物學的奠基人——陳光遠

陳光遠教授是我國現代礦物學的奠基人之一,也是我國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的開創者。他長期從事結晶學、礦物學的科研工作,致力于引進、推廣、發展和建立成因礦物學的理論體系及地質生產領域的應用,在找礦突破和危機礦山治理方面均做出了突出貢獻。

1920年4月29日,陳光遠先生在南京市出生,從兒時起,他就對自然科學有著十分強烈的興趣。1939年,陳光遠如愿進入昆明西南聯合大學地質地理氣象系學習。在校期間,他曾加入黨的外圍組織“群社”,由于學習成績突出,獲得上海銀行及資源委員會兩項獎學金。1943年畢業后,他留校任助教,1948年,他遠涉重洋赴瑞典烏普薩拉大學地質礦物系學習,獲副博士學位,歸國后先后執教于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北京地質學院。

上世紀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陳光遠教授主持對弓長嶺鐵礦的研究,并出版了《弓長嶺鐵礦成因礦物學專輯》。該專輯從成因礦物學的角度對弓長嶺鐵礦作了深入探討,確定了貧、富礦化在時空上的分布規律,建立了指示硅鐵建造的巖石學和礦物學標志,從礦物演化探討了變質地層的發展歷史。

上世紀80-90年代,隨著黃金市場需求的迅猛增長,他又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對金礦的研究。他領導的科研集體對膠東21個金礦床開展系統的研究,首次從成因礦物學的角度闡明膠東郭家嶺花崗閃長巖不僅能形成金礦,而且能形成富礦,蓬萊地區83%的金礦都產于該巖體中。他的這一研究成果成為膠東金礦找礦的一大突破,生產單位著文稱他為“理論與實際結合的典范”。

陳光遠先生1987年出版了《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專著,該書凝聚了先生40年的心血,全面反映了現代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的內容,建立了較完善的理論體系,闡明了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的內在聯系,并系統提出了二者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成為當前該學科領域最系統、最全面的優秀著作。1996年,俄羅斯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學術帶頭人尤什金院士來信稱贊:“由于您的貢獻與提倡,中國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才得以蓬勃發展,您是中國當之無愧的該領域的學術帶頭人?!?/span>

陳光遠先生發表論文130余篇,撰寫了20本科研報告,出版9本專著,成果豐碩。他先后獲得包括李四光科技獎在內的12次科技獎勵,成績斐然。他曾多次組織國際和國內大型學術會議,促進了國內外學術交流,尤其是中俄學術交流。1998年3月19日,陳光遠教授被俄羅斯科學院烏拉爾分院推選為外藉院士,俄羅斯多家報紙做了廣泛報道,并邀請他訪俄參加榮譽證書與證章的頒發儀式,并到多地作巡回榮譽報告。

陳光遠教授不僅是科學家,更是地質教育家。50年來,他主要從事結晶學、礦物學、成因礦物學與找礦礦物學的教學。上世紀50年代初,他與蘇聯專家一起培養了中國第一批礦床礦物學研究生。1960年,他開始招收培養研究生和國內外進修教師,培育了大量的礦物學人才。陳先生學識淵博,思路清晰,講課內容豐富,深入淺出、幽默風趣、引人入勝。他重視野外教學,善于挖掘實踐中容易被忽略的現象,并加以綜合分析,他的這種教學方法給許多學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年他所培養的學生,許多已成為國內外知名學者,可謂桃李滿天下。

陳光遠先生一生工作十分勤奮努力,進入高齡仍不分寒暑每天到辦公室伏案工作。重病住院后,在病床上依然堅持研究,床頭排滿了書藉和資料。在病重彌留之際,還打電話讓同事到他病床前討論工作,關心中加合作項目的研究進展。

1999年,曾經的國際地科聯主席W.S.Fyfe教授在對陳光遠教授的悼詞中寫道:“當我們離開這個地球的時候,我們是否對國家及世界的未來作出貢獻?對于陳教授來說,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他對我們的未來作出了許多積極的貢獻,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一個偉大的人,他所作的貢獻永存!”


玩彩